seasawsaw

微博自以为是的挂人

却总觉得自己是对的

全文看过后仍有这种想法的话

语文能力应该不过关吧。


每次看到这种随便挂人的

都特别想问

你们饭的是仗着自己喜欢而感情充沛的自己吧?


至少我在饭了KK后

是越来越包容

有错会指出

但不会这么无理取闹。


东大寺的live刚先生唱街哭了。

我也哭了

但不是因为他哭而哭

是因为自己。

他的歌让我引起了共鸣。

从街一直哭到mc结束。

东大寺回来后整个人好了很多

因为那天就像一个情绪的宣泄口

让我想请了很多事

也决定把重心放回生活。


我不会因为他哭而哭

没有必要

也没有必要这样去要求别人

他们是造梦者。

我也不喜欢别人把他们脆弱化

那天看完live最大的感想就是

他比我想象中的强大多了。

尽管我知道了他在妥协

但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遵守底线。


我喜欢KK

不单单是因为他们人

我更喜欢他们的音乐。

重心移回生活

但依旧关注他们

我想

他们知道也会开心。

不是盲目的崇拜去满足自己

而是累了他们会支持着我

陪我成为更好的人。




來談談剛口中練肌肉的那個「Staff」吧

3A子:

今天豆芽整個實錘了去年小喜利堂本光一在堂本剛的後台混了一整天這件事⋯⋯😂


再次證明剛口中有時會提到的特定「Staff」很有可能一大部分都是指堂本光一⋯⋯☺️




簡易時間軸


2017年秋


10/31  ES博多千秋樂。光一當晚飛回東京。


          小喜利東京場第一天。




11/1午場   剛登場用的法拉利小車車被無所事事的「Staff」玩壞。剛說「Staff」明明沒工作還硬要來。


         「有人」送剛兩樣甜點,剛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就跟「Staff」對半分了。他說這樣他就能吃兩種了。


         「Staff」邀他一起舉重。(還瘋狂稱讚他)


          當天話題幾乎就是蛋白粉跟相方。說光一換了蛋白粉。




11/1晚場    剛說休息時間的兩個小時都在樂屋看俄羅斯人吵架的影片了(?!)※結合一下今天的豆芽


          話題依舊是各式曬相方。


          這天結束後有目擊剛走得比粉絲散場還快。






11/2  剛直接說了光一的經紀人今天有來(?!),那個在健身的「Staff」 依舊不好好工作。




其他還有很多細節需要慢慢抽絲剝繭,但總之我是笑得合不攏嘴😂😂😂


大家快去複習去年小喜利的repo!


還有我之前曾經寫了篇考察剛的耳機的文章,其實在今年凱莉的台場演唱會(5/21)上剛曾經自己說了是「Staff」查了很多資料跟他推薦的😂😂😂


後來在凱莉的NHK Hall演唱會上這個練肌肉的Staff有再登場一次(6/8),然後那天光一的舞台稽古晚上七點就結束了呢😂


更加讓人不忍明說的是隔天早上的LF更新是「蕎麥麵職人的戀心」⋯⋯


有誰能比堂本剛匂わせ得更狠的😂


順便吐槽一下今天豆芽先是叫了剛又改口剛君的光一,還有剛神秘的說了「沒有特別意思⋯」然後放了愛聚😂點簡直太多,這兩個人根本藏不住😂😂😂

安德莉凯利:

[食REPO] 大阪 丹波地鶏 うの屋

回国前最后一晚要去梅田艺术剧场看小骑士,住宿就选了ホテルモントレル在东梅田与北新地交界处开的新酒店フレール。这次盲票买的手气绝佳,因此看得十分尽兴,看完后还兴奋地不想躺平,大半夜与朋友在北新地漫无目的地觅食。

知道北新地是B级グルメ的聚集地,但是不知道密度如此之高,且众多店铺都隐匿在楼群之中,只见招牌却窥不得店内,惯用的“人多必不难吃”大法就此失灵。转来转去,终于与一家挂着丹波地鸡招牌的居酒屋狭路相逢。我一拍大腿,就它吧!

虽然家母不爱吃鸡(大约是因为属相的缘故),但架不住有个嗜鸡的老父亲。小时候隔三岔五被提溜着去吴山烤禽店排队买鸡,大冬天的,当街塞一嘴烤到焦黄流油的鸡翅膀,至今回想起来都是绝赞美味。彼时菜场里还卖活禽,老父亲让我来挑鸡,手伸进臭烘烘的鸡笼子里去,冒着被啄的危险一只只拎起来捏肚子。回到家,脖子上那一刀也让我来,我妈在旁边看得惊恐万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儿做,小心她以后嫁不出去!”我和老父亲都充耳不闻,乐滋滋放完血奔去厨房做鸡血汤了。嗯,我成年后那么容易鸡血,肯定是因为小时候鸡血汤喝多了。

杭州除了吴山烤禽,还有香港人开的百家鸡味馆。味道好,菜价平,一份小盘白切鸡终年11块,品质始终盘踞在人生中吃过的白切鸡里的TOP3。几年前老板终于想通了,在城站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分店,各位来杭州的朋友切勿错过。

鸡肉在日本算廉价的肉类,地鸡么,稍微高那么一点。

所谓“地鸡”,类似于土鸡,江浙沪一带叫“本鸡”。霓虹人民出台了比较严格的界定标准:

1.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在来种血统

换言之,鸡爹和鸡妈中必然有一只是土生土长的日本鸡种

2.饲养时间不短于80天

3.鸡长到28天之后,每一平米的空间内最多饲养只数不超过10只

由此杜绝工业流水线式的速成鸡获得地鸡的称号。

根据国产鸡guidebook(2007-2012),日本地鸡多达33种。比较有意思的是,丹波地鸡的出产地是兵库县,而丹波黑地鸡的出产地却是京都府。

日本人敢吃,不但鱼可以吃刺身,鸡、马、牛也可以。一半是对自家食材品质的自信心,一半也有点悍不畏死的意思。鸡肉刺身鶏刺し(とりさし)还是有满高的食物中毒危险的,日本每年有近500例鸡肉刺身食物中毒报告。貌似只有在鹿儿岛可以稍微让人放心点。因为鸡肉刺身是鹿儿岛乡土料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大好割舍,当地干脆出台了专门的鸡肉生食卫生标准,要求砧板刀具专物专用,相关器皿高温消毒,只有专门设施达标的餐厅才能授予鹿児島鶏刺し専門店——あきらの店的称号。

知道吃鸡刺身有风险,可美食当头还是禁不住诱惑,点了一份レバ刺し,也就是鸡肝刺身。先不说入口即话的超绝口感,非但没有动物内脏的腥味,还无比鲜甜。后续的鸡肝ちょい焼き也是烤到半熟,留一点生芯让食客品尝食材原本的鲜味。相比之下,焼き鳥就没有那么惊艳了。倒是芝士豆腐与烤山药两道清淡口味的小菜将另一部分蛰伏已久的味蕾调动了起来。

地址:大阪府大阪府大阪市北区曾根崎新地1丁目6-18

HP:http://www.jidori-unoya.com/index.html#pagetop

拍照苦手,整理东西随手拍。

图一二三去东京时候买的几张红白后台照,因为夫妇感特别重。光一老师的表情很王子笑。
可是图三球场上又笑的特别可爱。
图四总觉得有点好笑,要笑不笑耍酷。不知道他自己看会不会笑哈哈,点点羞耻。
图五好可爱。最喜欢你的笑容了。元气少年,阳光又可爱。
图六也是以前收的,阿光好帅。
图七,像在拍大头贴的两个人。
以前现在变了好多,会一直支持你们。

几个关于音乐剧概念的问答

Variola:

歌剧和音乐剧有什么区别?


歌剧(opera)这个词源自意大利语,意思是“作品”,最早出现于17世纪中叶,按照《牛津英语词典》的解释,这个词最早用来指“一种结合了诗歌、舞蹈和音乐的表演形式”。歌剧诞生于文艺复兴后的意大利,从某种意义上说,被认为是古希腊戏剧的复兴(从题材到表演形式的借鉴)。


和歌剧相比,音乐剧的元素更加丰富,包括歌曲、对白、表演和舞蹈。一般来说,音乐剧的对白比歌剧要多(但是这不是绝对的,比如《巴黎圣母院》全剧没有一句念白,而《魔笛》中则有大量连宣叙调都不是的对白);在音乐剧中,舞蹈往往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音乐剧演员除了唱歌和表演之外,还需要参与到舞蹈的表演中来,而在歌剧中,唱歌的负责唱歌,跳舞的负责跳舞,分工非常明确;第三也是非常容易分辨的一点,音乐剧作为现代剧种,往往会包含许多流行音乐的元素和风格(比如爵士、乡村、民谣、摇滚等等);另外,歌剧演员演出基本是不带麦的,音乐剧(尤其是大剧场音乐剧)则需要用麦克风扩音。


另外,麦的形状和国籍没有必然关系。


法剧最常见的是不够美观的小蜜蜂,但是也有用额式隐藏麦的,更早的时候还有直接拿着话筒上的(对我说的就是《星幻》)。




所以《歌剧魅影》到底是音乐剧还是歌剧?


是音乐剧。


前面也说了,音乐剧和歌剧相比,融合了更多的音乐元素和流派,这些流派不光有流行,也有古典。《歌剧魅影》原名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歌剧院的幽灵,所以剧组访华的时候定的官方译名是《剧院魅影》。


至于为不跟着官方叫?我高兴你管得着吗(不然哪经典有段子讲XD


PS:关于音乐剧里乱入古典乐的,莫扎特了解一下?




好的,既然说到莫扎特,请问摇滚歌剧又是个什么东西?它到底算歌剧还是音乐剧?


…………嗯,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可能比较尴尬。


因为,摇滚歌剧虽然不是歌剧。


但是,它也不是音乐剧。


摇滚歌剧(英语rock opera,法语opéra-rock,德语rockoper),指的是摇滚概念专辑,即“一组围绕同一主题同一叙事创作发表的摇滚乐作品”。摇滚歌剧的存在形式是音乐专辑,而不是舞台脚本,少数摇滚歌剧会被改编为摇滚音乐剧演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耶稣基督万世巨星》),但这并不能反过来说明摇滚歌剧是存在于剧院舞台上的作品。


对我知道现在有一些法剧喜欢给自己加个摇滚歌剧的后缀……这最多表示它们是脱胎自摇滚歌剧的,但是摇滚歌剧和摇滚音乐剧真的是两回事儿。


PS:为防误解说明一下,“一些”指的是勋伯格《法国大革命》以降的一众摇滚音乐剧(不包括《星幻》,它虽然是摇滚歌剧出身但是并没有给自己冠摇滚歌剧的名字)——其实没那么多,我有印象的也就法革、法扎、红黑三部


PPS:现在还有一种东西叫rap opera了解一下?不、不,这个也并不是特指Hamilton




……所以,摇滚歌剧其实也不是法国独有的?


不是。


1966年6月由The Mothers of Invention乐队发行的专辑《Freak Out!》是史上第一张摇滚歌剧,The Mothers of Invention是美国乐队。


著名的摇滚歌剧还包括:


1969年,The Who乐队的《Tommy


同样是1969年,The Kinks乐队的《Arthur (or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Empire)


1972年,David Bowie的《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


1975年,Queen乐队的《A Night at the Opera》(著名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就出自这张专辑)


1979年,Pink Floyd乐队的《The Wall》(著名的墙上一块砖就出自这张专辑)


1999年,Lacrimosa乐队的《Elodia》(著名的爱比死更冷今天我离开你的心就出自这张专辑)←好吧这个是我夹带私货了Orz


2004年,Green Day乐队的《American Idiot》(著名的一觉睡到国庆节九月结束的时候叫醒我就出自这张专辑)


看,其实都是概念专辑(虽然有些也拍成音乐剧或者音乐电影了)




好的,那么请解释一下概念专辑?


概念专辑是指专辑中的乐曲全部围绕相同主题的音乐专辑,创作者用一张专辑里的所有歌曲来表达一个主题。其中的歌曲所表达的都应对应主题的中心思想,都是为主题服务的。


概念专辑和普通专辑的区别仅仅在于“概念”(即主题),和曲风没有关系。


比如The Beatles乐队1967年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被认为是一张杰出的概念专辑,但通常并不被认为是摇滚歌剧,因为其中包含了摇滚乐、流行乐、迷幻音乐等多种元素。




那么法剧正式演出前发行的专辑,到底是概念专辑还是什么?


是概念专辑。


概念专辑和曲风、商业推广什么的都没有关系,概念专辑的核心是同一概念/主题下的歌曲合辑。


至于为什么法剧特别喜欢在公演前先出概念专辑,一方面是作为商业试水(一方面打开知名度提前宣传,另一方面如果反向不好可以及时止损),更重要的一点是和法剧的创作手法有关。


法国的音乐剧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流派,一个是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音乐戏剧”),一个是只有二十多年历史的spectacle musical(勉强译为“音乐表演”),前者脱胎自传统的剧院作品,后者则完全是从唱片发行的流程发展出来的。


简单通俗地说,comédie musicale是拿到剧本,按照剧本和故事大纲开始按部就班地创作,而spectacle musical则是有概念就开始头脑风暴,管你成品怎么样让我们先来写歌。


所以在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里面,我们会听到大量的主题变奏,主要旋律会经常性地重复出现,因为这一种音乐剧的创作是整体划一从上到下从整体到局部的。而spectacle musical很少出现重复的旋律,因为它的创作是从单曲开始,所以即使在全剧曲目打到四五十首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重复的旋律。


而这种魔改音乐剧spectacle musical的源头,就是当代法语音乐剧的划时代巨作《巴黎圣母院》。


自它之后,《十诫》、《罗密欧与朱丽叶》、《太阳王》、《摇滚莫扎特》、《1789》、《亚瑟王传奇》……全都走了这条不归路。


PS:spectacle musical偶尔会出现一个比较囧的问题,即词曲作者前期创作的时候鸡血打太多,串联成剧本之际发现写好的歌没处摆的情况——没错我说的就是法扎,概念专辑里有些歌到官摄里消失了。为什么啊?因为他们圆不上剧情了,就酱。


PPS:关于spectacle musical和comédie musicale的关系,可能我前面说得比较绕,而且广义地说前者仍然是后者的一个类型,只是近二十年来成为法国音乐剧界的主流。这种形式的兴起,和前面解释了一大串的“概念专辑”、“摇滚歌剧”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就在于,从本质上说,spectacle musical是法语流行乐界对戏剧界(尤其是音乐剧)的一次反扑(或者叫反哺),早年的Luc Plamondon、Michel Berger、Riccardo Cocciante、Pascal Obispo、Gérard Presgurvic,都是流行乐坛的资深创作人和制作人。联系这样的背景,就不难理解为什么spectacle musical的制作流程比起戏剧,更像唱片/专辑,为什么法剧的演员经常同时也是职业歌手——因为spectacle musical从本质上说,就是来自流行音乐。




……所以说,法剧没有剧情这个说法,其实不是黑?


嗯,准确地说,法剧是“一种介于剧和演唱会之间的特殊表演形式”。


毕竟spectacle musical嘛。


都叫音乐表演了你还想怎样?


——不,其实法剧也有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的,《巴黎圣母院》之前也有剧情完整有逻辑不是幻灯片放映式的音乐剧的,请不要被刻板印象束缚住自己。


“法剧没有剧情”其实和“德奥剧没有舞美”一样,是一个圈内梗嘛,真的不要一概而论啦。

安德莉凯利:

[Hotel Repo]宿坊--岛国性价比最高的体验式旅游 (京都 智積院)


国人在日媒的笔下向来形象不佳,经常通篇也阅读下来,一个骤然暴富只会瞎买一通的土包子形象跃然纸上。但是话说回来,谁没在机场碰到过手拎电饭煲、脚推马桶盖的大伯大妈?谁没有被N年未曾联系过的老同学在社交网络上诈尸式地敲打:帮忙带点尿不湿/化妆水/酵素/防晒霜/润唇膏吧~ 不过去年下半年开始风向出现了变化,岛国人民发现,中国游客已经不满足于买买买,开始会“玩”了。换个高级点的词汇就是“体验式旅游”——不满足于走马观花式地景点打卡,而是通过参与特定的文化活动来获得更深入、更有目的性文化体验。在和服变身/料理教室/工厂见学等一堆花样百出的项目里,我还是倾情推荐下寺庙限定参拜活动。


例如某年参加过的京都妙心寺退藏院的早间限定参拜plan,赏庭+法话+瓢亭的精进料理朝食总计3500日元。红叶季这类的活动总是特别吃香,基本一周左右就会完售。从plan本身来说华点不少:退藏院的“一滴海庭”本就有名,法话过程中可以近距离欣赏如拙的瓢鮎図(日本诗画轴的开山之作),末了还有面向方丈庭院的米其林级别朝食,仪式感满分。想国内动不动一顿饭就能吃掉2、300大洋,花同样价钱就可以享受岛国寺庙的VIP PACKAGE,有吃有看有玩,再算了算两国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差,禁不住悲从中来。


住过位于东山七条(临近京都凯悦,与京都国立博物馆、三十三间堂咫尺之遥)的 智積院会馆之后才发现,原来退藏院还不是最实惠的。咬咬牙多掏2000日元还能蹭个住啊!在京都要住个像模像样的和式room并不便宜,2000日元的预算大概只能和陌生人去拼相扑屋了,有轻微社恐的本人肯定是拒绝的。但是在 智積院会馆,6000日元就能独占一个6-10叠的和式,且有大浴场来抚慰你疲惫不堪的双脚。最棒的自然数第二天的住客限定活动:


早上六点大厅集合(没关系,死观光客不睡都可以)


金堂跟着大师们お勤め半小时(正坐很累,然而可以忍)


明王殿護摩供法要半小时(腿已经失去知觉,然而太鼓演奏好厉害,唱经的比丘尼声音太悦耳所以也可以忍)


方丈庭院游览+法话 (主讲的那位法师,如果不是家中有寺庙要继承的话,大概可以去参赛M-1爆红吧...谈梗简直信手拈来,不但开涮自己,还涮了主持一把,我全程笑成傻X)


境内游览  (奥絵 百雀图,这是一个华点,忍住不剧透;宝物馆 长谷川等伯和其子久藏的传世名作「桜図」「楓図」)


推荐大噶入住之前先读下安部龙太郎的《等伯:金与墨》和松冈正刚的《山水思想》,这样在宝物馆看实物时就能收获惊吓级惊喜了。


本来以为朝食顶多是便当级别的,没想到居然还被正儿八经领到餐厅上了汤豆腐。到这里,我开始认真相信搞寺院会馆大概真的不为了赚点供奉钱,而是想普渡众生花样弘法了Orzzzz


最后贡献一个坏消息,智積院会馆2018年12月18号开始要停业修缮,直到东京奥运前夕才重新开放,届时涨一波价估计不可避免。不过京都宿坊众多,深掘一下,说不定能发现更大的惊喜呢?




智積院会馆HP:http://www.chisan.or.jp/sanpai/kaikan/



KinKi Kids 图像·补完计划:

  • 《Wink up》1993年3月号

KAIZAI-BOYA!

SMAPのNEW YEAR CONCERTで、ナント2人は1曲歌う自分たちのコーナーを持ったんだよ!フレッシュな魅力もさることながら、初めて聴く2人の歌声がすごくしっかりしてるのにビックリ。期待度200%です。

撮影/YUJI ITOH

2page(pp.120-121)


=======================================

“恭贺关西国民双人偶像团体KinKi Kids出道21周年!也顺便庆祝下我俩存在估计不超两个月的KANZAI BOYA超过25周年啦~!”【www